幻想掏空彩票奖池 男子诈骗近3000万买彩欲轻生

  在主动投案自首的头一天,王江想过用自杀的方式逃脱因买彩票欠下的巨额债务以及因此引起的恩怨纠缠。后来,在亲人们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王江最终放弃了自杀,于2013年8月8日走进了文山市公安局自首。日前,随着侦查终结,王江被文山市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以“合同诈骗罪、集资诈骗罪”移送至检察院,其所涉及的资金金额达到了2936.5633万余元。这么多的资金,竟是王江用来购买两元一注彩票挥霍掉的。而据经办民警介绍:“王江购买彩票所挥霍掉的钱财,远远不止这个数字。”对于自己到底花费了多少钱财购买彩票,王江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王江在被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后的时间里,仍然对民警们说:“如果我买彩票中奖,一定是可以把奖池金掏空,那么我的身份也就会跃身变成王总了。”

  王江1967年出生于文山市。他买彩票的历史,从文山开第一家彩票销售店就开始了,那时候最多一次买10元钱,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江买彩票的法码逐渐加重,从几十元到几百元。

  王江一家在文山做生意,他是独子,父母亲很心疼他,在起初买彩票时,家中也没太在意,随着他花钱越来越多,母亲开始留意王江,终于有一天,母亲在一家彩票店逮着正在买彩票的王江,为了让儿子不再沉迷于赌彩,王江的母亲对他进行了苦口婆心地劝说,王江表面答应了,暗地里又悄悄购买彩票。

  上千元钱无缘无故就不见了,王江的母亲再次跟踪儿子到了彩票店,这一次,王母为了阻止儿子买彩票,与彩票店工作人员发生了激烈争吵,王母的举动让彩票店人员感受到了压力,之后,他们停止了向王江出售彩票。

  为彻底让儿子远离彩票,王母在文山市置办了一块土地盖房子,由王江负责建房管理,并把家里的钱藏了起来,彻底断了王江买彩票的财路。可是令王母没有料到的是,为了筹措买彩票的钱,王江的主意打到了正在建盖的房子上。

  经与建筑施工方合谋,王江提高了钢筋水泥等原材料的采购成本,并说服母亲:“既然建盖自家的房子,材料就用好一些的。”就这样,通过盖房子,王江从中谋取了几十万购买彩票的钱。在这期间,王江购买彩票开始大手大脚起来,从几千元上升到几万元。

  买彩票不到两年时间,王江已经花费了家里近百万的钱财。总幻想着明天就能中大奖,就能把奖池数亿元的奖金揽入囊中。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王江购买彩票不分种类,也不侧重于某一类,所有的彩票都买,而且每一注彩票翻的倍数都是几十倍到上千倍,他的目标是中奖后直接把奖池金掏空,实现一夜暴富梦想。”

  后来因为没钱,王江以开公司需要钱为由,不断向家里伸手。同时,他还向一些亲人朋友借钱,几万到上百万不等。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只要王江买彩票,其他彩民都要等很长时间,有时,王江直接用电话遥控彩票销售员,销售员就能在不收钱的情况下听从王江的指令,出票几万元,而王江在这一期间也从不拖欠彩票销售店的一分钱。”

  民警说:“王江在文山市的彩民中名声很大,他的名声并不仅仅来自于他购买彩票时的出手阔绰。在一次购买福彩三D彩票时,同一个号他购买了上千注,一次中出上百万元;一次在购买福彩双色球时,他还中了二等奖。两次大的中奖,使得王江信心倍增,也使得他加大了购买彩票的投入力度,他最多一次购买了21万元,而这也使得他急速滑向了深渊。”

  王江在文山市三鑫商贸城有一处商铺,是王江家批发卷烟的主要商铺,该商贸城又是文山州最大的综合型商品批发中心,为了满足自己购买彩票的巨额支出费用,王江把自家的黄金商铺分别折抵给三个债主。

  王江投案自首后,经办民警查明:2010年5月份至2011年4月6日期间,犯罪嫌疑人王江以做烟生意、矿产生意需要钱为由多次找刘A某借款,共计借款67.6万元,并许以2分利息。后因为还不上款,王江将此商铺折抵给了刘A某。

  2011年2月份至2012年3月1日期间,王江以做工程、矿产生意需要钱为由,多次找刘B某借款共计113万元,后王江将商铺以125万元抵给刘B某。

  2012年5月1日,王江再次以做工程、矿生意为由,将商铺出售给了罗某,收受预付款13万元。一房三卖所诈骗来的钱财,全部被王江用于购买彩票。

  2009年8月至2013年8月期间,王江以做房地产生意和矿产生意为由,许以高额利息向夏某、周某等10人共计集资2519.71万元,这些人,都是和王江比较亲近的人。这其中,王江集资数额最大的是周某,王江一共从周某处套取资金2000万元,这也使得她从一家公司的股东变得一无所有。

  自从王江迷上买彩票以来,妹妹王丽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全部被他挥霍了不说,他还精心策划了自己与某某领导合伙在做房地产、矿产生意的假象,不断骗取妹妹的信任。这期间,为不被识破谎言,王江用两次买彩票中大奖所得的部分奖金以及用他从其他人处借来的钱,循环用于偿还妹妹为他借来的部分资金。虽然总是入不敷出,但王丽还是相信自己的哥哥,一次又一次地帮他筹钱。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为了购买彩票,王江节衣缩食,把母亲为他过年购买的新衣服拿出去卖了买彩票,把自己的一辆丰田车折抵给他人买彩票;王江经常购买彩票的销售点,最多一家他投入了两千余万元,较少的一家有七百余万元;他买彩票不仅败光了所有的家产,也让收入颇丰的家庭债台高筑。”

  直到不堪债主的逼债,王江投案自首的头一天,他才向家人坦诚了自己的所作所为。